新闻主要来源_资讯最权威的门户
主页 > B绘生活 >犯罪小说天后亲炙鉴识最前线!看鉴识如何在科学与人性中间游走 >

犯罪小说天后亲炙鉴识最前线!看鉴识如何在科学与人性中间游走

以证据为基础来审判是个相对新颖的概念。数百年来,许多人遭到控诉、获判有罪,仅是因为他们地位低下;因为他们不是本地人;因为他们或是他们的妻子亦或他们的母亲擅长使用药草;因为他们的肤色;因为他们与不恰当的对象发生性关係;因为他们在错误的时刻出现在错误的地点;或者没有任何理由。

改变这一切的契机是世人愈来愈了解犯罪现场蕴含了各种管用的资讯,出现了许多新兴科学帮助科学家解读这些资讯,将之呈现在法庭上。

十八世纪科学发现的涓涓细流在十九世纪淹起大水,不久,许多实用的分析方法走出了实验室大门。妥善调查犯罪现场的概念渐渐引领风潮,早年的某些警探老是急着找到证据,为他们手边案件的推论背书。

鉴识科学─可以视为法定证据的一种样貌─因此产生,科学家很快就发现许多学科都能支援这项崭新的调查真相的方法。 某个早期的例子将病理学以及现在称为文书鉴定的学门融为一体。一七九四年,艾德华.柯萧(Edward Culshaw)被人往脑袋开了一枪,死于非命。当时的手枪是从枪口填弹,再塞入一团纸球固定枪管里的子弹与火药。外科医师验尸时,从弹孔中取出那团纸球,摊开来一看,发现是乐谱的一角。

从嫌犯约翰.汤姆斯(John Toms)的口袋里搜出一张乐谱,撕破的角落与堵住枪管的纸球完全吻合。在兰卡斯特的法庭上,法官宣判他犯下谋杀罪。

我可以想像因为体验科学发展让法律更加正义的人有多兴奋,科学家协助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将合理怀疑变成笃定。

以毒药作为例子。数百年来,药物一直是杀人的好方法,可是在缺乏可靠的毒物检测状况下,几乎无法证实。然而,这个情势即将逆转。

即便是最早的阶段,科学证据的分析仍是悬而未决的问题。十八世纪晚期,有人发明了侦测砷的方法,不过只能验出大量的砷样品。之后,这项检验经过改良,效果更好,这得要归功英国化学家詹姆斯.马许(James Marsh)。

一八三二年,一名男子受控在祖父的咖啡里加入砷毒,将其谋杀,检方找来马许担任化学的专业证人。他检验了怀疑含毒的咖啡,查出其中含有砷。然而等到呈上法庭时,分析的样品已经变质,因此无法得出明确的分析结果,纵使嫌疑重大,被告依旧逍遥法外。

但这个挫折没有阻挠追求新知的专家。詹姆斯.马许是优秀的科学家,他把这次的失败转化为成功的动力。在法庭上饱受耻辱的经验促使他发明出更精良的检验方法,最终的成果威力庞大,就连微量的砷都能验出。这招将许多对鉴识科学一无所知的维多利亚时代囚犯送上绞刑台,至今仍旧管用。

鉴识科学的故事阐述从犯罪现场到法庭的漫漫长路,是数千犯罪小说的题材。我以此书说明要如何应用科学手法解决犯罪案件,并不是因为鉴识科学人员有多幺慷慨付出时间与知识,而是因为他们的成就扭转了世界各地法庭的判决。

我们这些犯罪小说家总喜欢宣称这类作品历史悠久,早在圣经中就有诸多桥段:伊甸园里的欺瞒;该隐杀害弟弟亚伯;大卫王谋害乌里亚。我们努力说服自己,莎士比亚是我们的同业。

但事实上,犯罪小说是在以证据为基础的执法体系建立之后,才逐渐成形。在这个领域担任先驱者的科学家与警探为我们留下许多赠礼。

从以前开始,科学能帮助法庭,法庭也能把科学家推向更高峰,双方都是体现正义的关键。为了此书,我与顶尖的鉴识科学人员谈起这门学科的历史、现实状况以及未来展望。我爬上自然史博物馆最高的塔上寻找蛆虫;我回溯亲身体验过的剧烈猝死;我曾经捧起某人的心脏。这段旅程使我敬畏有加,科学家告诉我们从犯罪现场到法庭的路途往往颠簸不已,同时也是各位这辈子看过最迷人的故事。 而且,这明确地提醒我们:现实总是比小说还离奇。

薇儿.麦克德米 二○一四年五月

上一篇: 下一篇: